真心接納勝過同情,浴火小天使 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

愛心捐款

活動消息

兒燙會訊 > 認識兒燙 > 兒燙會訊

 



香雞排老伯


還記得大學時,大家最喜歡吃的宵夜就是雞排王香雞排,在台南勝利路上的小巷子裡。常常晚上唸書唸到肚子餓時,就會每一間寢室去敲門,看有沒有人自願去買香雞排給大家吃。現在回憶起來,還記得當初在攤子前等待買雞排時所聞到的誘人香味。
購買的當時,通常交代老闆『要切不要辣!』就開始觀看老闆表演一手將多片生的雞排丟下油鍋的絕招了。他總是有技巧的從油鍋的邊緣輕輕的讓雞排滑下去,技術好到幾乎看不見濺起的油滴。當雞排在滾滾的熱油中炸到金黃色時,瀰漫在空氣中的香味早已讓等待的人猛吞口水。經驗老道的老闆用肉眼就可以知道雞排是不是已經炸好了,當他迅速將雞排撈起放在一旁滴油時,由雞排溢出的香讓等待的人唾腺接受最大的挑戰。

  待滴油完畢,老闆熟練的拿起雞排剪成小塊,豪爽的灑上胡椒粉分裝入紙袋微笑的遞給等待許久的客人。接過香雞排的同時香味四溢,除非意志力真的太強的人,可以對到手的香雞排『聞而未覺』,不然一般人早就忘了室友的叮嚀,先拿出一塊大快朵頤一番。

  在燙傷中心接觸到一位在夜市中賣香雞排的老伯,聽他談這個他賴以維生的行業時讓我瞬時間又回憶起台南的香雞排。才驚覺到賣香雞排這個行業其實潛藏著很大的傷害危機,炸雞排的熱油?了要讓雞排在最短的時間熟透,溫度至少有兩三百度,稍不小心接觸到皮膚就有可能跟雞排一樣在瞬間熟透了。

  老伯仰賴炸雞排生意攤過了他的大半輩子,從來沒有想過這忠實的謀生工具差一點毀了他的手。意外發生那天也是接近收攤的時間,賣了一整夜的雞排讓六十多歲的老伯感到相當疲累。雙手將油鍋抬起,正準備將油鍋中的油倒出時,或許沒有注意到地板的溼滑,老伯腳一打滑重心不穩就連油鍋一起傾倒到地上!熱油直接淋到老伯的手臂及前胸,高溫讓脆弱的皮膚硬生生的剝掉了一層。

  住進燙傷中心接受治療的同時,老伯還擔心著他的雞排生意。藉由我的告知老伯也清楚的了解要再回去賣香雞排,前提必須要好好的執行治療的運動。有著比別人更強烈的復原動機,每天都可以看到老伯換完藥後,就主動的下床到復健室來。

  面對傷害的發生,一般人會避免再去回憶或是接觸當時意外發生的的現場,但老伯卻得相當無奈的面對。他獨自一人居住,每天到夜市去賣香雞排就是他唯一經濟的來源,住院中老伯還擔心著沒有作生意就沒有收入,但承租的攤位還是得繳付租金。

  在我跟老伯討論到出院後的疤痕伸展運動,及看到他新生的疤痕脆弱易破時,我建議他延緩回到工作崗位的時間。老伯深嘆了一口氣,即將面對的現實生活壓力讓他的神情顯得更加地憔悴。


 

優吉兒網站設計 - Website Info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