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翼天使
*國軍左營醫院燒傷中心 職能治療師 陳進茂

  第一眼看見小君時,是在燒傷中心。面對燒傷面積百分之八十帶著呼吸器的七歲小女孩,這個世界對她似乎不太公平。由社工得知小君不僅智能不足,而且家中成員父親─肢障,母親與哥哥─智障,一直都是家扶中心輔導追蹤的個案。由於照顧者長期的社會文化刺激嚴重不足,使得小君更是明顯地畏縮、自閉,無法與人主動對談。

  小君的父親每日都在外工作,母親則時常不在家,所以大都和九歲的哥哥一起玩。在某次玩火後,哥哥把燃燒的棉被覆蓋在小君身上,導致身體頸部、四肢、前胸、後背多處灼傷,蒙受著無比的痛苦。

  每次水療時,由於小君會表達的字彙不多,只能以大聲哭喊、甚至向醫療人員吐口水的方式,來表達心中的痛苦與憤怒。職能治療的被動關節運動與伸展運動常讓小君痛的大叫,而智能不足的媽媽只會在旁冷漠的說:「不要叫!」讓我們為小君未來復原之路充滿憂心。

  傷口穩定後,小君轉至燒傷普通病房並且有位看護阿姨全天照顧她。病房的醫護人員了解小君受傷的原因與家庭背景更是不捨與疼惜。三個月長期互動下,小君已會主動地說:「叔叔,吃飽沒?」「阿姨,打針哦!」看到他人也不再畏畏縮縮,說話也可以由簡單句進到複雜的句子。 而且疤痕的處理與關節的運動,都能切實遵守治療師的囑咐。

  在燒傷單位共住了近六個月,接受了三次清創、五次植皮手術;全身穿著彈性衣,頸部和手部則戴著貼上貼紙的伸展副木。住院後期,小君的父母更少至病房探視,日常生活全賴看護阿姨的細心照顧。有時小君會到護理站四處張望,遇到新奇的事物會有禮貌的問:「阿姨,這是做什麼的?」「阿姨,他也是燒傷的嗎?」每天下午小君都得接受職能治療,雖然過程中依然會嚎啕大哭,卻從不會拒絕治療師的復健治療,並且在結束時主動地說:「謝謝叔叔。」

  每個小孩都是父母心目中的天使,而燒燙傷的兒童卻像個折翼天使,彷彿是上天有意開的玩笑。一旦意外造成,後果往往是無法想像的。為人父母者,不可不慎 。

註:為尊重個案隱私,小君乃杜撰假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