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落在城市的女孩
*馬偕紀念醫院 燙傷中心 張嘉芳社會工作師

她的受傷,曾經是轟動一時的社會事件───

  一位來自遙遠山中的女孩,在這個城市中赫然遭受極大痛楚的加害,年輕的生命、迷失的生活、弔詭的案情、疏離的關係………換來令人不忍、悲劇性的結局!

  然而也正因受此嚴重燒傷而轉入燙傷中心治療,治療期間,雖然身體上接近百分之百的燙傷,但她甚少出聲抱怨、哭鬧,只是默默的承擔這痛苦不堪的治療;也是這五個月中,在承辦該案的警局在分局長的帶領下,警察同仁們的關心、生活用品的捐助;燙傷團隊人員的關心照顧;外來社會資源的湧入,都給予她和家人在萬般無助中產生一股力量。

  看似絕望的病情,在冗長的治療過程中漸漸改善。見她在病房中吃力地配合復健、偶爾在應對中見她總是淡漠的面孔滲出一絲的微笑、深遂的雙眸透露出幾許無奈,還有更多的不甘……,眼前生命的韌性在生與死的邊緣掙扎,過程令人動容。

  五個月過去,原本漸漸改善的病情驟然崩潰,忘不了她在病情驟變前唯一一次的哀嚎痛哭!或許是對自己已經用盡力氣仍不敵病魔糾纏的不甘心;或許是對她短暫一生遭此不平的控訴……。隨著她生命的結束,答案永不得而知。

  細雨飄落的寒冷十一月,在分局長與醫療團隊的協助下,舉辦了簡單的告別禮拜,臨去火化前,病房護士趕著帶來了一粒水蜜桃來要送她,想起住院中她曾開口想念家鄉的水蜜桃,弟弟妹妹們允諾將把這水蜜桃和她一起葬在山上的老家。

  來自山中的女孩,雖然迷失、遺落在這個冷酷的大都市中,卻因人生最後五 個月的燒傷治療過程,與原本不相識的醫療團隊、社會大眾交會接觸,經驗到社會的溫暖、他人的關心支持,終得再回到日夜想念的家鄉。


後記:雖然她已離開近兩年,但屬於她的人生、她的故事仍彷如才發生在昨日一般!感謝當時文山一分局李莉娟分局長與全體同仁的協助與關心,使這令人心痛的故事有個讓人安慰的結局。